?
 
  • 力荐
  • 推荐
  • 还行
  • 较差
  • 很差
修真界败类

修真界败类

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还行
温馨提示:大于150章的有声数据请不要批量性下载,防止迅雷卡死,你可以每次勾选150章左右进行下载

有声下载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一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二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十一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三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十二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二十一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四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十三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二十二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五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十四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二十三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六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十五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二十四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七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十六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二十五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八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十七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二十六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九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十八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二十七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十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十九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二十八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二十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二十九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三十一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四十一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三十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三十二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四十二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三十三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四十三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三十四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四十四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三十五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四十五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三十六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四十六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三十七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四十七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三十八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四十八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三十九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四十九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四十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五十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五十一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五十二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六十一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五十三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六十二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七十一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五十四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六十三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七十二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五十五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六十四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七十三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五十六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六十五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七十四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五十七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六十六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七十五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五十八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六十七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七十六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五十九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六十八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七十七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六十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六十九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七十八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七十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七十九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八十一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八十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八十二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八十三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八十四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八十五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八十六集

  • 修真界败类修真界败类第八十七集

修真界败类剧情简介

臭名昭着的死刑犯,死后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这里没有四个轮子的奔驰,有四个蹄子的宝马。天上没有飞机,有在天上飞的仙人。死刑犯想,既然来了就要好好活下去,上辈子有过做神仙的梦想,那是不可能滴,这辈子打死也要过把瘾……
第一章 死刑犯
  “犯罪嫌疑人郭建军,男,汉族,三十三岁,生于一九七五年十一月十一曰。涉嫌组织、领导HSH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人罪;故意纵火罪;故意抢劫罪;故意买卖、非法持有枪支罪;故意爆炸罪;强歼罪;走私罪;猥亵妇女罪;胁迫、组织**罪;非法聚赌罪;敲诈勒索罪;行贿罪;非法拘禁罪;扰乱金融次序罪。以上罪名,人证物证具全,经公审判决,罪名成立。经合议庭合议,现本席宣判。”

    说到这里,法官环顾四周,见听审众人站起,方低头看着手中判决书,读道:“判处犯罪嫌疑人,郭建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判决为终审判决,不得上诉,立即执行。G省高级人民法院,二零零八年四月四曰。退庭!”

    庄严肃穆的法庭内,听审的群众立即抱以热烈的掌声,响起一阵欢呼,有人高喊:“为民除害啊!”主审席上的法官依次退席。

    庭下被告席上的被告人,穿着囚服剃着光头。两名荷枪实弹的武警押着胳膊把他推出,手脚戴着沉重的手铐和脚镣,拖在地上哗哗作响。

    脚步缓慢而又沉重的他,虽然已经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却没有一般犯人临死前的死气沉沉,反而嘴角翘起,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走到门口,明媚的阳光照在光头上,郭建军停住,深深吸了口起,心中一暖,忽然有一种新生的感觉。手中握住的冰冷手铐,似乎也有了丝暖意。目光落在四周围了一片的老百姓身上。

    “这就是郭建军?看着不像是坏人啊!年纪轻轻怎么就不学好呢?”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妈,可能是年纪大了,看得不太清楚,死劲盯着郭建军,想看清这闻名全省,无恶不做的坏人到底是长什么样。其他人也是人头攒动。记者手中的闪光灯咔嚓嚓响个不停。可惜围了一圈的武警不会让他们靠近。

    郭建军朝着老大妈方向深深鞠了个躬。白发苍苍的老大妈喊道:“孩子,下辈子记得做个好人啊!”

    郭建军笑笑,身后的武警推了他一把。一个踉跄,迈下台阶。早就等候的囚车,尾部车门已经打开。几个武警把他塞进车后,也跟了进去。车门关上,警笛响起。在老百姓注视的眼光中,几辆车组成的车队呼啸驶出法院大门。

    车队朝郊外行驶去。一个挂着两杠一星中年军官模样的武警,打量着对面的郭建军。用现在的话来说,应该是个长的还帅气的年轻人。如果不是他这付打扮,任谁都看不出这人是个无恶不作的死囚。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这么一个人走到这一步呢?

    看着车窗外飞逝的街景,郭建军似乎感觉到了对面人的注视,扭过身来,对那军官笑道:“大哥!能给根烟抽吗?”

    中年军官多次执行过这样的任务,但这人的表情和举动不像是一个将要赴死之人,不由得立刻警惕起来,审视着对面的犯人。两旁的持枪武警战士,也是齐刷刷的盯住他,手指摸上了扳机。

    郭建军苦笑着摇摇头,道:“这又不是港台的警匪片,难道你们还怕我逃走?还是怕有人来劫囚车?我都这样了,这可能吗?这是GCD的天下,在中国还没几人敢做这样的事情……”

    可是任他怎么说,这些武警就是一声不吭,严密注视他的一举一动。

    “哎!不就是抽根烟嘛!何必搞得这么紧张。”郭建军眼光扫过几人的肩章和领花,转向窗外,叹息道:“想当年我也当过兵,抗过枪,立过功,受过奖,流过血也流过汗!”说完便不再吭声,眼光迷茫的望着窗外,似乎想起了什么。

    那位军官和几位战士听到他的话,都有点惊讶。军官警惕的表情缓了下来,战士手指也无意识的从扳机上挪开。

    军官朝郭建军的身板上下打量一番,顿了顿,终于开口问了句:“你也当过兵?武警还是解放军?”

    “后面的。”郭建军回过头来笑笑。军官稍稍迟疑后,从口袋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着后,小心翼翼的递给了郭建军。后者说了声谢谢,手指夹上烟,放嘴里深深吸了口才吐出。

    迎着前者询问的目光,郭建军缓缓说道:“我是九三年的兵,步兵,在边界线上呆了三年。退伍后,回到了老家农村。家中就老母和老父,没有兄弟姐妹。可是回来后才发现,父亲在我当兵的第二年就因为生病无钱医治去世了。因为盼着我在部队有出息,不想让我思想上有包袱,临终前交待我妈没有告诉我。回家后,父亲没了,母亲也生病卧床不起。悲痛归悲痛,可是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母亲的病还要医治。可我身上包退伍费和平时存下的津贴还不到三千块钱。带着母亲到城里做了各项检查后,随便买了点药,钱就差不多了。在战友和乡亲们的帮助下,凑了点钱让母亲住了院。可是住院的费用对我们农村人来说太高了,根本负担不起。只好把母亲托付给城里的战友,自己南下打工,希望能挣点钱给母亲看病。”说到这里,手中抽了两口的烟已经燃到了烟屁股,烫了下手掉落在车上。

    一只穿着皮鞋的脚伸过来踩灭了烟头,军官又摸出一根烟,点着递给了郭建军道:“继续!”

    “谢了!”郭建军挥了下铐住的双手,嘴巴贴过去重重吸了口。继续说道:“到了这个城市后,由老乡在一建筑工地上帮忙找了个小工做,每天楼上楼下的挑砖,抗水泥。八百块钱一个月,包吃包住,工资半年一发。虽然苦点累点,但对我这个步兵出身的人来说,真的不算什么。要知道那时候的每月八百块足够我们农村一家人半年的收入。呵!半年后,工地的房子做起来了。结果到了发工资的时候,老板却不见了。一伙工人都是外地来这打工的,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到哪里去要回自己的工钱?找到当地政斧也说没办法,再多去了几次,连政斧的大门都不让进了。最后只好不了了之。母亲的病还等着要钱,自己又没技术,只好又找到一个工地,继续卖苦力。嘿!结果干了活拿不到钱的事情,又被我碰到了。”

    “你为什么不去投诉?”军官皱眉道。几个武警小战士也被这个死刑犯的故事给吸引了,都好奇的盯着他,想不到这个大名鼎鼎的郭建军还干过这样的活。

    “投诉?”郭建军吸口烟冷笑道:“老兄你在部队时间呆长了。那时候又不是现在,你找谁投诉都没用。现在是没办法,连国家总理都跑来给农民工要工资了,所以才有了投诉这一说法。放以前!让你去试试看。”

    中年军官脸色稍显尴尬,拿过囚犯手中的烟屁股,扔下踩灭。又点着递上了一根,简短的问道:“后来?”

    “哼!后来?母亲的病情加重了,急等着要钱做手术,我那战友为了给我母亲看病,连自己家的房子都卖掉了。那时候的房子便宜啊!总共才卖了几万快钱。要是放到现在已经能翻个十倍的价了。最后卖房子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我也给逼急了。就在这时,我碰到了拖欠我工钱的老板。结果讨要工钱没成,反被他叫一帮人给打了一顿。拖着一身的伤,我也火了。联系上以前的几个战友,我把事情说了一遍,要报仇。呵!不愧是以前在边界线上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结果都来了。商量好了以后,把那老板给绑架了,敲了他一百万到手。并威胁那老板说,敢报案,杀你全家。那老板也胆小,还真的没报案。”郭建军笑道。

    “军人出身,怎么能做这种知法犯法的事情?”军官摇头道。

    “可惜钱拿到手,终究是晚了。母亲没等到钱就走了。”郭建军的声音低沉下来,忽然又看着军官激动道:“军人出身又怎么了?如果现在是抗曰战争年代,我可以毫不犹豫的为国家抛头颅撒热血。都说保家卫国,保家卫国,可我连自己的父母都保不了,我还要坚持这军人的信念干什么?你现在去看看,那些纸醉金迷的地方都是些什么人在享受?是那些保家卫国的普通军人,还是那些普通老百姓!”

    “这就是你背叛祖国,损害国家利益的理由吗?你难道忘记了你军人誓言里的那句……国家民族利益高于一切吗?”军官情绪也激动了起来。车厢里的武警战士有点目瞪口呆的看着俩人,他们还是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碰到这样的事情。

    “损害了国家的利益,也许吧!但你说我背叛祖国,言重了,还请你收回这句话。我郭建军这些年什么事情都敢做,唯独不敢做那背叛祖国,只有汉歼才能做出的事情。我什么罪名都担得起,唯独不敢担这汉歼的罪名。如果让我临死前还担上这个罪名,可真是要死不瞑目了。”郭建军盯着对面冷笑道。

    几名武警战士有点没听懂郭建军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中年军官倒是情绪稳定了下来,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缓缓道:“你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后悔吗?”

    “后悔?”郭建军哈哈笑道:“人生能后悔吗?后悔有用吗?在这条道上混的人都知道,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早晚的事情而已。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军官也忍不住笑道:“你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

    “呵!不多也不少。对了,给你介绍个看小说的地方。起点中文网,有空去看看,里面小说挺多的。”郭建军说道。

    中年军官哦了声,点头笑道:“谢谢了!我以后去看看。”

    囚车颠簸起来,显然已经到了郊区野外,离目的地不远了。郭建军瞥了眼坐最里角的武警战士,那战士一直戴着个黑头罩,从头到尾就没脱下来过。不由向军官问道:“待会儿,是那位兄弟送我上路吗?”

    军官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郭建军却对着那戴黑头罩的武警战士喊道:“兄弟!拜托了!待会儿手稳一点,给哥哥我一个痛快。”可是却没人再理他,可能是快到目的地的原因。

    临死了,郭建军头靠上车壁随车摇摆,感慨不已。昨曰繁华似梦,美人在怀左拥右抱,转眼间就像过眼云烟。脑中想起一首老歌,嘴里不禁喃喃哼起:“昨夜的,昨夜的星辰,已坠落,消逝在遥远的银河,想记起,偏又已忘记……”

    车速减缓,嘎然停下。

    郭建军被拖下车,抬头看看已经变得阴云密布的天空,隐有电闪雷鸣。公安和武警交涉后,把他推到指定行刑地点。

    行刑手子弹上堂,黝黑的枪口瞄准囚犯,手指抚向扳机。刚欲扣动,却听上空一道惊雷炸响。已经闭上眼的郭建军猛的睁眼看向上空,一道紫色闪电从上劈来,只觉得浑身麻痹,渐渐没了知觉。意识消散前,心里自问了句:“难道我真的罪该万死,要天打雷劈么?”

    死囚瞬间焦黑冒烟的身躯倒下,在场的公安和武警全都惊呆了。指挥员回过神后,叫上法医过去检查。一会儿,法医站起摇头道:“已经死了!”

    站在已经模糊不清的尸体前,指挥员看了看前方的摄影机,暗道还好拍下了,否则真是说不清了。随即拿来行刑手的枪,顶住尸体的心脏部位,“砰!”补了一枪,喃喃道:“你依法枪决,不是雷击!”(俺纯属法盲,以上涉及法律情节的桥段纯属杜撰,不可当真。)

修真界败类网友评论

    ?
    ?
    Back to Top
    网站地图 博天堂游戏官方网站直营网 杏彩游戏平台登录直营网 钱柜游戏注册直营网
    大玩家娱乐平台 菲律宾申博轮盘 澳门真人赌场攻略 申博娱乐怎么登陆
    ek娱乐平台 好彩票五分彩 尊龙线上娱乐龙虎打不开 星级百家乐庄和闲
    凯旋门游戏平台直营网 博天堂游戏游戏航母直营网 优游平台直营网 凯旋门在线游戏直营网
    钱柜官网直营网 凯旋门直营网 辉煌线上游戏直营网 环亚国际ag88直营网
    1113889.COM XSB598.COM 261SUN.COM 568psb.com 288TGP.COM
    1112936.COM 758jbs.com 300xsb.com S618U.COM 33sbsun.com
    99sbsg.com 988cw.com S6182.COM 687jbs.com 8HNS.COM
    XSB4444.COM 768XTD.COM DC398.COM 86XTD.COM S618X.COM